非典病毒的学名其实是Urbani病毒
作者:Ward
热度:6734
点赞:0
更新:2020-10-25 08:15:51
非典病毒的学名其实是Urbani病毒
1937年,科学家从鸡身上分离出冠状病毒;1965年,分离出第一株人的冠状病毒。
在人类知道它之前,它的存在遥远到人类所无法抵达的某个过去时,永远都是一个迷。
在SARS之前,对人体有害的冠状病毒只有4种;到2012年又新增了MERS;而到今天,加上让我们刻骨铭心的2019-nCoV,一共就有了7种。
回过头去看,我们会发现,短短的16年时间,3种对人类具高危高传染性的冠状病毒相继问世。
病毒的进化似乎进入了快车道,突然加速到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。
研究病毒的进化机制显然是个富有挑战性的课题,寻找它不循常理变异进化的原因更具科学性的价值。
但如果没有P4实验室的鼎力支持,这样的研究动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,极不现实。
通过权威部门发布的信息,新型冠状病毒在进化上和SARS病毒离得较近,具有同源性,都同属β冠状病毒。
但新型冠状病毒不是SARS进化版,而是一种全新的病毒。
虽然是全新的病毒,但它们导致的感染后果均是严重肺炎。
因此,学习人类研究得已经相当彻底的关于SARS病毒的一些知识,对我们了解新型冠状病毒,或许会带来些有益的提示。
我们来看一下凯瑟琳福尔摩斯的一篇重要文章《与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》。
它在2003年5月15日,非典爆发期间发表在《新英格兰医学期刊》上。
凯瑟琳福尔摩斯这个人需要特别介绍一下,她担任或曾担任过美国病毒研究协会主席、美国社会与科学研究院主席、美国NIK项目的评审专家等世界级学术职务,参与过许多国际学术活动或合作事务。
是病毒学方面的顶级专家。
图中的蓝色棒状突出物叫针刺糖蛋白,是SARS病毒攻击人类细胞的武器,它能识别人类呼吸道上皮细胞表面的靶点,即血管紧张素转换酶(ACE2),进而融合侵入细胞,以致发生肺部感染。
当大量肺部细胞被感染失去功能后,人就会无法呼吸导致死亡。
这就很好解释了为什么SARS具备高传染性,呼吸传播的效率远远高于其他任何形式的传播途径。
在微观层面的致病揭示里,针刺糖蛋白就像一把钥匙,细胞靶点是大门上的锁。
钥匙开锁,病毒就大摇大摆地进了门。
接下来发生的就是人体细胞,尤其是肺部细胞被闯入家里的强盗病毒大肆破坏。
不同物种之间的靶点,即细胞锁是千差万别的,病毒很难跨物种传播,就是因为针刺糖蛋白这把钥匙也适用于中国古老的谚语“一把钥匙开一把锁”。
病毒都有自然宿主,只有当它与宿主共生关系被打破时,它才会想起配一把新的钥匙,去打开其他物种细胞的大门。
很不幸,打破这种共生关系,侵略病毒自然宿主生存空间的,基本上都是人类。
艾滋病毒祖先与猴子快乐地生活了几万年,但人类不断地侵占猴子领地,导致病毒可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,于是,它开始请大自然给它另配一把钥匙,以打开人类细胞的大门。
它如愿以偿了。
令人费解的是,自然进化是效率相当低下的开锁匠,它帮艾滋病毒磨了一把又一把的钥匙,花费了几百年的时间,才对准了人类那把复杂的细胞锁;为什么在短短的16年光阴里,却帮冠状病毒磨了三把又快又准的锁?
难道冠状病毒是幸运的化身?
是老天最宠的孩子?
我无法理解,只能牵强附会承认这种巧合,认可“存在即合理”的说法。
在展示了SARS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的原理后,本文应该还有一个使命没有完成:为什么SARS病毒的学名叫Urbani病毒。
它是世界卫生组织为纪念一位以“离病人更近”为理念的传染病医生乌尔巴尼而命名的。
乌尔巴尼应该是因为感染非典而殉职的第一位白人医生。
评 论
登录后发表评论